霍南廷克制力出名但在顾以念这似乎不奏效了“还要继续吗?

霍南廷克制力出名但在顾以念这似乎不奏效了“还要继续吗?

  故事简介:所有应该对妻子做的事,我也只会对我未来的妻子做。我不会把这份殊荣,给其他女人。

  “还想继续看?”他声音低沉暗哑,冰冷疏离,就像顾以念在飞机上听到的语气一样。

  面前的男人淡定自如,和平日谈判桌上冷静自持的样子一般无二。他那双鹰一般的眸子在夜色里泛着的幽光,让人。

  蒋磊的眼神瞟到他贴着怀中女人腿根的手,心中更是不已,立即拉着顾静怡离开。

  霍南廷是什么人?不说他在国外时是什么样子,单就在国内蒋磊能亲眼看到的地方,这个男人都是私生活无比正派的人。他不和任何女人暧昧,除了谈生意不和女人单独在封闭室内独处,无论什么宴会应酬身边从不带女伴。

  霍南廷曾经被同行问过这个问题,他答得很简单,他说“所有应该对妻子做的事,我也只会对我未来的妻子做。我不会把这份殊荣,给其他女人”。

  霍南廷怀里的女人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霍南廷不喜欢麻烦,即便听到了他和顾静怡的谈话也不会有兴趣,更不会让他的女人掺合进来。

  顾静怡放心的跟着蒋磊离开了,虽然角落光线昏暗,霍南廷身姿又高大,被他完全搂在怀里的女人根本就看不清是谁。但顾静怡能看见女人笔直修长的双腿,绝不可能是穿着鱼尾长裙的顾以念。

  待二人的脚步声愈来愈远,直到完全听不到,霍南廷才慢慢松开手,微微向后退一步。

  “不一样。”顾以念抬头看着他,说道:“我和以怀从小一起长大,如果说是爱情,更像亲人。”

  顾以念没想到他会吻下来,一时的愣在那里。唇上的触感很轻,就像一片羽毛,她正好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离开了。

  霍南廷这次没有往后退一步,他的语气与先前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带着不容的强硬,却又足够温柔。

  之前蒋磊和顾静怡走过来,他明明可以假戏真做,但始终保持着距离没有她,结果两人一走他反而吻下来了。顾以念实在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果然她的预感没错,这个人太以后还是离远点!

  转了几圈找不到顾以念人影的方以怀远远的看到她就疾步过来,伸手握住了她冰凉的手。

  “穿的那么少还往外面吹风?从小就不会照顾自己,你在国外这几年都是怎么活下来的?”方以怀和她同岁,教训她起来语气却像顾航一样老气横秋。

  就像小时候她干了坏事永远是方以怀替她背黑锅,事后再教训她,因为心虚顾以念往往都态度良好的低头承认错误。

  他们认识了十几年,顾以念不能接受以后的几十年里没有方以怀。就像她对霍南廷说的那样,如果说是爱情,更像亲人。

  直到酒宴结束,顾静怡都没有再出现。蒋磊不肯帮她,她自己当然不能跑到顾航面前抢着说自己是顾家二小姐,即便她说了,这般主动的姿态对她以后也不是一件好事。

  在新的一年的一月份,顾以念成功的进入顾氏集团,暂时的职位是企划部副经理。

  对于突然空降的副经理,大家心里都有底,嫉妒和不屑都有之,也基本上是不指望这位大小姐能有什么出色的工作经验。

  “赵经理,文件和表格都整理好了。”顾以念把怀里的一摞文件夹码得整整齐齐放在赵宏的办公桌上。

  “新楼盘的企划案做好了么?”顾以念知道他的顾虑,但她越是不做,越是无法让人信服。

  赵宏有些尴尬的说没有,顾以念笑了笑,拿走了他桌前的文件:“那这份企划案赵经理就交给我试一下吧。”

  “这......”赵宏很不放心,但又不能直接说自己不放心她这个大小姐做事,一时间欲言又止。

  顾以念知道他的顾虑无非是不敢得罪自己又怕最后责任落在他身上,她一脸诚恳地说:“我空有理论经验不足,到时候还要赵经理把把关,您觉得不好我再改。”

  她这样一说,赵宏也不好再不松口了,毕竟这本来就是属于副经理的工作。只不过顾以念身份特殊罢了。顾以念这一番话,意思是企划案她做定了,到时候方案拿出来他觉得不行再说。

  “哪里哪里,您是从国外回来的,想法肯定别出心裁。这份企划就拜托您了,做好后我们一起看看再琢磨,然后抓紧时间在年终会议前完成报告。”

  赵宏是公司大部分人对她态度的缩影,即使不能忽视她的身份,也应该完全按照规矩来,她才上任还没有经验,本来是赵宏负责策划案,她负责做报告。结果几句话一说,赵宏就丢了秩序向她。

  企划部平时都是五点钟下班,但是年关将至,各个部门基本上都加班了,顾以念也不例外。

  顾航之所以不等她完成学业就焦急的希望她赶快回国,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顾航的身体,当然还有个原因就是顾氏的资金周转不开。

  对于像顾氏这种动辄上亿的项目开发,资金短缺会直接导致公司的项目中断,股指下跌。

  这几年顾以念从来没有接触公司,对于昔日鼎盛时期的顾氏怎么变成了现在的状态一概不知。

  她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关了电脑,起身穿上大衣准备下班,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顾以念抬腕看了看时间,还有四十分钟:“好,我马上过去。”说完便立即挂了电话,拿了包和车钥匙下楼。

  桌上放了一壶冒着热气的茶,顾以念给自己倒了一杯,顿时香气扑鼻,她低头浅呷一口。

  顾以念很喜欢喝茶,她记事很早,二三岁的情景有些还记得很清楚。喝茶这个习惯来源于她的亲生父亲,顾臻。

  顾臻非常喜欢喝茶,家里有很多品种的茶叶,有的很普通有的很珍贵。她记得,那时候来家里做客的不仅是和爸爸妈妈长得差不多的中国人,还有很多奇怪的外国人。但他们不约而同的都会送包装精美的茶叶,顾臻一看到茶叶眼睛就发亮。

  虽然妈妈顾芷烟不允许顾臻喂她喝茶,但只要她不在,顾臻就会用勺子舀一点给小以念舔一舔尝尝味道。看到小以念因为尝到苦味小脸皱成一团,他居然躺在地上哈哈大笑。

  时光太久远,很多东西都变了,例如她现在不叫“幼幼”,小叔顾航变成了爸爸,而亲生父母却变成了大伯和大伯母。

  如果不是六年前......顾以念会永远把这些脑海深处的记忆放在心里,做顾航的女儿,永远也不会让他知道自己记得亲生父母。

  陈嘉看她在袅袅升起的香雾中面容朦胧,却感觉到对面的情突然有些不好。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问到:“怎么了?”

  “御前八颗?”顾以念又细呷一口,清香扑鼻,入口微苦回味浓郁,确实是好茶。不过还是没有她十几岁的时候偷偷喝的那一小罐顾臻生前留下来的母树大红袍好喝。

  档案袋上没有任何标注,看起来也不厚,就像里面塞了十几张A4纸一样。但就是这里面的东西,让他们等了三年。

  “送过来的时候我就看了,有用的很少,做的几乎是滴水不漏,也不枉费花了三年时间才查出来这些。”陈嘉眼神微微暗下去,这样的,恐怕对于顾以念来说等同于揭伤疤。

  当年的事情由于顾家的,已经有人为此付出了代价,谁都认为事情已经结束,谁都不会想到那只是一只可怜的而已。

  其实还可以更早一点,但是顾以念当时人在国外,再三拜托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陈嘉自己的父母。他也问过顾以念为什么要查自己大伯一家的事情,顾以念当时只说是直觉,觉得和聂语清有关系。

  所以陈嘉不能借助他父亲的关系,只能暗中联系私家侦探,这样就导致调查慢了很多。

  五岁之前,她们一家在京城生活,发生变故后,她被顾航带到s市。那之后才认识了方以怀,方家一开始说和顾家联姻,如果顾以念没有被顾航收养,联姻的对象就是顾静怡。

  方以怀并不知道这些,也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世,所以她在偷听到聂语清对顾静怡说起她父母的死时,她不想让方以怀知道这些事情。

  陈嘉比她大四五岁,当时已经生活,也有自己的圈子了,拜托他查顾静怡的最好不过。

  “可笑的是我曾经把她当母亲,后来才知道是认贼作母。从今往后,她只是我的仇人。”

  档案袋里不仅有聂语清暗害顾臻夫妻的,还有很少有人知道的顾以念的身世。陈嘉也是看过了才知道,顾以念竟然不是顾航的亲生女儿。

  “以念,不要被了双眼,一生都活在里,并不好过。”作为朋友,他只能这样劝她。

  顾以念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但是依稀想起父母的音容,心中酸涩:“陈嘉,那天我身上全是他们的血,车子翻下去的一瞬间他们就把我紧紧抱在中间,我醒过来的时候,叫了很久,可他们再也没有回答我。”

  “如果我没有亲身经历,没有亲眼目睹他们的死,我可能不会这么恨聂语清。但恰恰相反,疼爱我的爸爸妈妈,我幸福的家庭,一夕之间全部没有了,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对聂语清做点什么。”

  陈嘉沉默了,确实,顾以念记事早,当时的情景清清楚楚的印在脑子里。那时候对于她来说,整个世界都是黑灰色的吧。

  “可你有没有想过顾叔叔的感受?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大哥大嫂的凶手,还曾经差点害死自己视如己出的侄女,他心里怎么想?”在这之前,陈嘉从来没有想过顾航竟然不是顾以念的亲生父亲。

  顾臻干的军火生意,常年游走中东地区,仇人数不胜数。所以顾臻一出事,为了防止大哥的仇家再对幸存的侄女痛下杀手,顾航就对外顾臻一家三口都在那场蹊跷的车祸中离世,暗中却把被救下的侄女带回s市抚养。

  顾航的私生活没有公开过,就连他和聂语清结婚,都只是在民政局办了结婚证。所以他到底有几个女儿,没人知道。于是顾以念就成了顾航的女儿,并且没有人怀疑。

  况且,顾航从来都是把顾以念当做是自己的孩子来对待。顾航的书房除了吴秘书和她,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书房的书架上放满了顾以念生母顾芷烟的照片,从小到大,直到她和丈夫女儿的合照才结束。

  当年的肇事司机逃逸,后来抓获归案被判处死刑。顾航一直以为顾以念年纪小不懂事,找到她的时候她又紧闭着眼睛在夫妻二人的怀里睡着了,所以一直哄她说爸爸妈妈去了另一个地方。

  后来顾以念开始喊他和聂语清爸爸妈妈,像别的孩子一样爱玩爱闹,和顾静怡一起上学......顾航自己都忘了她是顾臻的女儿。

  顾以念不是忘记了,她只是,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她应该好好的和小叔阿姨一起生活。

  陈嘉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顾以念前几年故意事事忤逆顾航,只是为了让他对自己失望而已。他看着顾以念,欲言又止。

阅读次数: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